手機兼職網

 找回密碼
 馬上注冊
搜索
熱搜: 姑爺變兒媳
查看: 719|回復: 0
打印 上一主題 下一主題

閱讀5篇文章提現一元看新聞軟件賺錢哪個好

[復制鏈接]

23萬

主題

26萬

帖子

24萬

積分

榮譽會員

Rank: 10Rank: 10Rank: 10

積分
247368
跳轉到指定樓層
1#
發表于 2019-7-9 17:32:35 | 只看該作者 |只看大圖 回帖獎勵 |倒序瀏覽 |閱讀模式
最新的看新聞賺錢軟件哪個好快手上的看新聞賺錢的軟件叫什么有分享新聞賺錢的軟件有哪些看新聞賺錢軟件好看新聞走步可以賺錢的軟件,有什么軟件可以看新聞視頻賺錢的軟件下面分享一些看新聞就能賺錢的軟件







“那么,你又何必要去威尼斯?你不去,他們自然也會去,是不是?而且,暑假去威尼斯玩還是小事,你說你想去打工,你知道日內瓦最發達的行業是什么?旅館和銀行!由于日內瓦是避暑的好地方,每年暑假都有人滿之患,各旅館都缺乏人手,很多歐洲學生都利用暑假到日內瓦去打工。你何不放棄威尼斯之旅,改去日內瓦呢?一來,你可以見見我父母,二來你可以找工作,三來……”她像蚊子般哼著:“你可以躲開那位中國化的女孩!說實話,小翔子,我怕她!我不要人把你從我手里搶走!我也不愿意和你分開!”
  他被說動了,事實上,他又何嘗愿意和丹荔分開?聽丹荔這一席話,倒并不是沒有道理,想不到丹荔整天瘋瘋癲癲的,分析起事理來卻也有條有理。他注視著她,考慮著,深思著,猶豫著。“小翔子,”丹荔仰頭望著他,用手勾住了他的脖子,她那澄澈的大眼睛閃爍著,充滿了請求的、哀懇的意味,整個臉上,都帶著種不容抗拒的媚力。她悄悄的、柔柔的、細聲細氣的說:“答應我!別去威尼斯!我保證在日內瓦給你找到工作!答應我!小翔子,如果你愛我,如果你要我!別去威尼斯!”他無法抵制這溫柔的請求。
  “可是,你教我怎么向哥哥開口?”他問。
  “你一定要開口嗎?”丹荔的眉毛輕輕的揚著,含蓄的注視著他。“你做任何事情都要得到批準才能做嗎?如果你開了口,他不許你去日內瓦,你又預備怎么辦呢?”
  “小荔子,”他慢吞吞的說。“你要我不告而別?”
  “也可以‘告’,但是,告得技巧一點吧!”
  志翔注視著丹荔,她的眼睛更溫柔了,更甜蜜了,更癡迷了,更美麗了,她那長長的睫毛半揚著,唇邊帶著個討好的、愛嬌的、祈求的微笑,那微笑幾乎是可憐的,是卑屈的,是令人心動而且令人心碎的。他低嘆了一聲,情不自己的俯下頭去。“哦,小荔子,你使我毫無辦法!我——投降了。”


15


  于是,暑假來臨了。這天,志遠沖進了高氏鞋店的大門,他沖得那么急,門上的鈴鐺發出一串劇烈的急響。在高祖蔭和憶華來不及跑出來應門的一剎那,他已經又直沖進那小小的餐廳兼工作間。憶華正圍著條粉紅格子的圍裙,穿了件白色有荷葉領的長袖襯衫,在餐桌上摺迭著那些剛洗燙好的衣服與被單。老人依舊圍著皮圍裙,手里握著切皮刀,在切一塊小牛皮。
  “憶華,你瞧!”志遠氣極敗壞的,臉色灰白,而神情激憤的嚷:“你瞧!志翔怎么可以做這樣的事?”他轉向老人,悲憤交加的喊:“高,他辜負了我們!”
  “怎么了?”憶華驚愕的問,由于志遠的神情而緊張了。“他做了什么?他闖了禍嗎?”
  “他走了!”志遠在餐桌上重重的捶了一拳,那剛疊好的衣服被震動得滑落了下來。“他走了!”他咬牙切齒,憤憤然的喊著,眉毛可怕的虬結著,眼睛發紅。“他一聲不響的就走了!”“走了?”憶華困惑的望著他。“你是什么意思?他走到那兒去了?回臺灣了嗎?”“你還不懂!”志遠對著憶華叫,好像憶華該對這事負責任似的。“他跟那個中不中、西不西的女孩跑掉了!他眼睛里根本沒有我這個哥哥,沒有你,沒有我們全體!我們所有人的力量加起來,抵不上一個朱丹荔!我已經安排好了休假,計劃好了路線,昨天還把我的小破車送去大修了,預備一路開車到法國去!可是,他……”他磨得牙齒格格發響:“他跟那個女孩跑掉了。”老人走了過來。“你怎么知道他跟那個女孩跑掉了呢?”
  “看看這個!”志遠從口袋里掏出一張紙條,攤在桌上。“我起床之后發現的!”老人和憶華對那紙條看過去,上面寫著:

  “哥哥:
  一千萬個對不起,我和丹荔去日內瓦了,我將在日內瓦找份工作,開學之前一定趕回來。你和憶華不妨維持原訂計劃,去威尼斯玩玩,你該多休息。咳嗽要治好,請保重,別生氣!你的一片用心,我都了解,可是,人生有許多事都不能強求的,是不是?
  代我向憶華和高伯伯致歉。
       祝你們玩得    快樂!弟志翔”

  憶華讀完了紙條,她抬起頭來,靜靜的看著志遠,輕聲的問:“你就為了這個,氣成這樣子嗎?”“這還能不生氣嗎?”志遠惱怒的說:“你想,憶華,日內瓦找工作,日內瓦能找什么工作?那個洋里洋氣的丹荔準是瑞士人!這一切都是那個朱丹荔在搗鬼,我打包票是她出的主意!志翔是老實人,怎么禁得起這種不三不四的女孩子來引誘!”他越說越氣,越說越激動。“我幫他把一切都安排好了,連女朋友都安排好了,他不聽,他任性,他不把我們看在眼里!這個見鬼的朱丹荔!”他又重重的在桌上捶了一拳。“我決不相信,她趕得上憶華的千分之一,萬分之一!”
  憶華怔怔的瞅著志遠,聽到這句話,兩顆大大的淚珠,就奪眶而出,沿著那蒼白的面頰,輕輕的滾落下去,跌碎在衣襟里了。看到憶華這神情,志遠心里一緊,就覺得心臟都絞扭了起來,他不由自主的走了過去,一把握住憶華的手,把她的雙手闔在自己的大手里,他急促的,沙啞的,一迭連聲的說:“不要!憶華,你千萬別傷心!我告訴你,我會干涉這件事!我會教訓志翔!你知道,志翔年輕,容易受誘惑,他會回心轉意的,我向你保證,他一定會想明白的,失去你,除非他是傻瓜!”他不說這篇話還沒關系,他這一說,憶華就跌坐在一張椅子里,抽出自己的手來,一把蒙住了臉,干脆抽抽噎噎的哭起來了,哭得好傷心,好委屈。志遠呆了,楞了,急了。抬起頭來,他求救的望向老人。
  “高!”他焦灼的說:“怎么辦?你……你來勸勸她,你叫她別哭呀!”老人深深的看了志遠一眼,又望望女兒的背影,嘴里嘰哩咕嚕的不知道說了些什么。就自顧自的拿起自己的工具箱,一面往外屋走,一面低語了一句:
  “你們年輕人的事,你們自己去弄弄清楚,我是幫不上忙的!”老人走出去了,屋里只剩下了憶華和志遠。憶華失去顧忌,就往桌上一撲,把頭埋在肘彎里,痛痛快快的哭起來了。志遠更慌了,更亂了,繞著屋子,他不停的踱來踱去,心里像打翻了一鍋沸油,燒灼得整個心臟都疼。終于,他站在憶華身邊,用手撫摸著她的頭發,柔聲說:
  “求求你別哭好嗎?你再哭,我的五臟六腑都被你哭碎了。我道歉,好嗎?”她悄然的抬起含淚的眸子,凝視他。
  “你——道歉?”她嗚咽的問。
  這句話有點問題,志遠慌忙更正:
  “我代志翔道歉!”憶華絕望的張大眼睛,剛收住的眼淚又奪眶而出,她用手蒙住嘴,返身就往臥室里奔過去。志遠一急,伸手一把拉住了她,跺跺腳,他苦惱的說:
  “怎么了嗎?憶華?你一向都能控制自己的,早知道你會這樣子,我就把這件事瞞下來了,可是,”他抓抓頭。“這事怎么能瞞得住呢?”憶華站住了,她竭力抑制著自己,半晌,她終于不哭了。志遠取出一條手帕,遞給她,她默默的擦干了淚痕,站在志遠的面前,低俯著頭,她輕聲說:
  “對不起,志遠,我今天好沒風度。”
  看她不哭了,志遠就喜出望外了。他急急的說:
  “算了,我又不是沒看你哭過。記得嗎?許多許多年以前,你還是個小女孩,有一天,我買了一件像小仙女似的白紗衣服送給你,你好高興,穿了它出去旅行,剛好下大雨,你摔了一交,衣服全撕破了。回來之后,你也是這樣哭,哭了個沒停。”她抬起眼睛,從睫毛縫里望著他。她的臉發亮。
  “你還記得?”她問。“怎么不記得?”“知道嗎?”她輕聲低語。“我一直保留著那件衣服,不是——為了衣服,而是——為了送衣服的人。”
  志遠的胸口,像被重物猛捶了一下,他驚跳著,聲音就沙啞而顫栗。“憶華,”他喊。“你不知道你在說什么。”
  “我知道。”她的聲音更低了,新的淚珠又在眼眶里打轉。“不過,我以后不會再說了。以前,你常送我東西,哪怕是一根緞帶,一支發夾,我都當珍寶一樣收藏著,可是,我從沒想到,有一天,你居然會——居然會——居然會——”她說不下去了。“居然會怎樣?”他聽呆了,癡了,傻了。
  “居然會把我像一件禮物一樣,要送給你那寶貝弟弟!”她終于費力的沖口而出,蒼白的臉頰因自己這句大膽的告白而漲得通紅了。“我剛剛哭,不是為了志翔去日內瓦,而是為了……”她抬眼看他,淚珠在睫毛上顫動閃爍,她一瞬也不瞬的盯著他。“我就那么討厭嗎?你一定要把我送給別人嗎?”“憶華!”他大喊了一聲,抓住她胳膊的手微一用力,她的頭就一下子倚進了他懷里。頓時間,他如獲至寶,竟忘形的把她的頭攬在胸前,他激動的、驚訝的、狂喜而悲切的說:“憶華,你不知道你在說什么,你真的不知道。”
  “我知道,我知道,我知道。”她一迭連聲的說。
  “志翔是個藝術家,”半晌,他沙嗄的開了口:“一個有前途,有未來的杰出青年!我是什么?”他用手捧住她的臉,讓她面對著自己。“你看清楚,憶華,看清楚我。我年紀已經大了,嗓子已經倒了,我是個渺小的工人而已。”
  “我看清楚了,”憶華緊緊的凝視他。“我早就把你看清楚了!從我十四歲,站在大門口,你拎著一雙破鞋走進來的那一刻起,我心里就沒容納過別的男人!你說我笨,你說我傻,都可以。你在我心目里,永遠偉大!”
  “憶華!”“我是害羞的,我是內向的,我也有自尊和驕傲,”她眉梢輕蹙,雙目含愁,不勝凄楚的說:“我忍耐著,我等待著。而你,你卻逼得我非說出來不可!不顧羞恥的說出來!否則,你會不管三七二十一的把我硬塞給別人了!哦,志遠!”她喊:“你多么殘忍!”他再也受不了這一切,再也按捺不住心頭的狂喜、歉疚。那壓抑已久的熱情,像突破了堤防的洪水,在迅速間如瀑布般奔流宣瀉。他低下頭來,就緊緊的、緊緊的抱住了她。他的嘴唇,也緊緊的、緊緊的壓在她的唇上。在這一瞬間,沒有天,沒有地,沒有宇宙,沒有羅馬,沒有志翔,沒有丹荔,沒有日內瓦……世界上只有她!那九年以來,一直活躍在他心的底層、靈魂的深處、思想的一隅的那個“她”!
  好半天,他放開了她,她臉上綻放著那么美麗的光華!眼底燃燒著那樣熱情的火焰!他大大的嘆了口氣。
  “我有資格擁有這份幸福嗎?憶華?我沒有做夢嗎?這一切是真的嗎?”她低低的說了句:“奇怪,這正是我想問你的話!”
  “哦!憶華!”他大喊:“這些日子來,我多笨,多愚蠢!我是天字第一號的大傻瓜!幸好志翔被那個見鬼的丹荔迷住了,否則,我會造成多大的后悔呵!”
  “為什么——”她悄聲問:“一定要把我推給志翔?”
  他默然片刻。“我想,因為我自慚形穢!一切我失去的,沒做到的事,我都希望志翔能完成!自從志翔來了,我在他身上看到自己的影子,好像是死去的我又復活了。于是,一切最好的東西,我都希望給志翔,一切我愛的東西,也都希望給志翔。”他瞅著她。“不幸,你正好是那個‘最好的’,又正好是那個‘我愛的’!”她啼笑皆非的望著他。
  “我簡直不知道該為你這幾句話生氣,還是為你這幾句話高興?”她說。一聲門響,老人嘴里嘰哩咕嚕著走進來了。兩個年輕人慌忙分開,憶華的臉紅得像火,像霞,像胭脂。老人瞬了他們一眼,不經心似的問:“志遠,你把我女兒的眼淚治好了嗎?”“唔。”志遠哼了一聲。
  老人走到墻邊去,取下一束皮線,轉身又往屋外走,到了門口,他忽然回頭說:“志遠,咱們這丫頭,從小就沒嬌生慣養過,粗的,細的,家務活兒,她全做得了,就是你把她帶回臺灣去,她也不會丟你的人。你——這小子!走了運了!可別虧待咱們丫頭!”
  志遠張口結舌,還來不及反應過來,老人已對他們含蓄的點了點頭,就走出去了。然后,他們都聽到,老人安慰的,如卸重負的一聲嘆息。這兒,志遠和憶華相對注視,志遠伸過手去,把她重新拉進了懷里,她兩頰嫣紅如醉。抬眼望著志遠,她用手輕撫著志遠的下巴:“你太瘦了,志遠。不要工作得那么苦好嗎?愛護你自己的身體吧!就算你為了我!”
  一句話提醒了志遠,他想起什么似的說:
  “哎呀,今天要去取消休假!”
  “取消休假?”憶華怔了怔。“即使沒有志翔,我們也可以出去旅行的,是不是?”志遠抱歉的看著她。“不休假可以算加班,待遇比較高。憶華,我們來日方長,要旅行,有的是時間,對不對?可是,志翔的學費,是沒有辦法等的,一開學就要繳。”
  “他不是去找工作了嗎?”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 馬上注冊

本版積分規則

QQ|Archiver|手機版|小黑屋|手機賺錢軟件 ( 豫ICP備14004749號-3 )

GMT+8, 2019-12-7 21:31 , Processed in 0.050642 second(s), 25 queries .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
体彩大乐透19086开奖号码